熱線電話: 0755-88368829 官方QQ: 95001138
+

跨越千里,探望一對貧困孤兒 ▏花樣盛年愛心人物?義潔萍

 

         一紙結緣:一對貧困孤兒的故事

 

    “最近工作常常忙到夜深,都沒有時間給他們打電話。”義潔萍讀完信后說道,“不過平日里,我們會經常電話聯系。”

 

    那是義潔萍一對一結對的龍席龍平姐弟和鄒福秀寫回來的信。不知不覺,現在已經四年多了,除了2013年暑假去龍席龍平家見了一次面外,直到現在都抽不出時間去看看,義潔萍的心里不免有些遺憾,和我談起了他們結緣的前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20123月,花樣盛年慈善基金會秘書長謝金水給義潔萍帶回了一份材料,那是他攜記者到貴州松桃苗族自治縣下鄉調研時寫的報道,上面詳述了一對貧困孤兒的故事:兩個小孩同是貴州松桃太平營鄉芭蕉村小的學生,姐姐龍席9歲,讀二年級,弟弟龍平7歲,讀一年級。他們父親去世后,母親就丟下他們改嫁了,現在跟爺爺奶奶一起靠低保金生活。奶奶幫外出打工的姑姑帶女兒,每月可以從姑姑寄給孩子的生活費中節省一點錢。姐姐龍席十分懂事,常常幫奶奶做家務,還是學校里的“十佳品德標兵”。弟弟龍平因長期營養不良,常常拉肚子,好長一段時間也沒治好。盡管如此,倆孩子學習成績都還不錯。

圖為:龍席(右)、龍平(左)姐弟倆 

    照片上,倆孩子可愛又機靈,“如果沒有人去幫他們的話,他們將會過得很苦,如果他們想有什么追求也難以實現”義潔萍心疼這兩個幼小的孩子,“至少讀書對于農村孩子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出路。這樣他們才有機會去改變這種現狀,否則沒人供他們,他們可能就中途輟學了,也許他們的生活就會進入另外一種境地。”

 

    “你想要走出去,必須要讀書,將來你才會有更多的機會。”義潔萍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位火車上偶遇的乞討男子。

 

        火車偶遇:一位乞討者帶來的心結

 

    那是1995年,盛夏七月,義潔萍的大學生涯剛剛結束,跟隨男友(現在的先生),踏上山西開往甘肅的綠皮火車,一起回他的家鄉看看他的父母。

 

    火車上,坐在義潔萍身旁的是一位中年男子,看樣子不到50歲,頭上戴著帽子,一身迪卡中山裝式的衣服,臉上的倦容給人一種飽受風霜的感覺。原來他是一位乞討者,到大城市以乞討為生。夜幕降臨,義潔萍主動拿出方便面和他一起分享。

 

    男子漸漸說出了他的故事:他們家的孩子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學,可因為家里窮,根本供不起,不得已之下,他只能出來乞討,希望能夠給孩子積攢些學費。在農村里,能出一個大學生是一件十分光榮的事,可也是因為在農村,一個“窮”字幾乎就可以把光榮和喜悅扼殺在搖籃里,考上了大學但最終沒有去的例子并不少見。為了讓孩子能夠上大學,一輩子耕種的父母不得不離開終日面朝的黃土,到外面打工、乞討,甚至還有的父母因供不起孩子覺得內疚,而自殺……

 

    聽到這些,義潔萍的心里滿是震驚和惋惜。雖然她從小在城鎮里成長,爸爸是工人,媽媽是老師,但也只是一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普通家庭。她上大學那會,還是親戚們幫的忙,才湊夠了大學的費用。

 

    “如果有人能幫他們一下就好了……”義潔萍心里感概萬分。自此,這個心結就在她的心頭縈繞不去。因此,當她看到龍席龍平這對孤兒的資料時,毫不猶豫就決定資助他們,希望能夠以己之力,幫助到真正有需要的人。

 

    通話直覺:他們是一對極度缺乏愛的孩子

 

    時隔多年,義潔萍已經想不起第一次與龍席龍平通話時的情景了。只記得剛開始自己大概一兩個月會電話聯系一下,到現在差不多半個月會電話聯系一次。龍席總是那么低聲輕柔,而弟弟龍平則會大聲清亮地喊“義阿姨”,報告自己這次考試又及格了,仿佛及格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。因為奶奶聽不懂普通話,義潔萍跟龍席聊得相對較多些,常常教育她長女如母,要照顧好弟弟、爺爺奶奶。

 圖為:龍席

    姐弟倆性格都比較內向,剛開始都是義潔萍主動打電話過去,現在他們也常常會主動打過來了,但如果他們先打過來,她就會摁掉再打過去,每次和他們拉拉家常,聊聊學習的情況,基本都會聊上十幾二十分鐘。“他們不像鄒福秀,福秀話比較多,也很主動,還會和我分享她的小秘密。”在結對了龍席姐弟倆之后,20128月,義潔萍又資助了一名江西于都縣的10歲小女孩鄒福秀。

 

    鄒福秀來自于單親家庭,父親因病去世后留下大筆債務,迫得媽媽外出打工,她和哥哥不得不由其二伯代為照看。盡管家庭貧困,但福秀很上進,遇到困難會主動咨詢義潔萍,十分清晰自己的目標——她要考重點中學、重點高中。

 

    “她比龍席只大1歲,但比較成熟,跟她聊天比較順暢。”義潔萍說,“不像龍平他們,我問他幾點上學,他會說我不知道,問他提前多久從家里走,他也說不大清楚。而姐姐龍席的傾聽能力相對差一點,常常會答非所問。”

圖為:龍平 

    可能是因為倆孩子太小就失去父母的緣故,時間長了,義潔萍總能在通話中明顯地感覺到他們十分缺乏父愛和母愛,“爺爺奶奶有很多東西是很難給得到的”。

 

    或許,就是在這一年多的一言一語中,倆幼小無助的孩子觸動了義潔萍作為一個母親心底最柔軟的那根弦——我要去看看他們!

 

    千里會面:給奶奶吃下一顆定心丸

 

        2013年暑假,義潔萍帶著上高一的兒子和先生一起,一家三口從深圳輾轉到廣州,再從廣州飛到貴州銅仁市,在民政局的對接人和芭蕉村小龍校長的帶領下,前往龍席龍平的家,一個叫滴水洞隧道口下面的一個苗族村寨里。

 

    義潔萍他們老遠就看到老人家攜著兩個小孩,站在家門口張望。奶奶穿著一身樸素的苗族衣服,頭上裹著一頂苗族特色的黑白方格頭巾,把她的蒼蒼白發都藏了進去。奶奶看到義潔萍一家三口,手上大包小包的東西,山長水遠來到這里,來到她們跟前,眼眶一下子噙滿了淚水,義潔萍鼻子一酸,眼淚也跟著下來了。

圖為:龍席、龍平和爺爺奶奶一家四口合影 

    而旁邊的龍席龍平,倆孩子的模樣跟照片上看到的相差無異,但身材就比想象中小了很多,個子比同齡的孩子瘦小得多。盡管他們跟義潔萍都有通過電話,不算陌生,但第一次面對面,他們顯然還有點小緊張,羞答答的,卻掩蓋不住內心的興奮。

 

    義潔萍深知他倆都愛看書,于是馬上把帶來的《居里夫人》、《魯濱遜漂流記》等書拿給他們看,也拿出自動賽車、積木拼圖等玩具給他們玩,還拿出了一些零食和新衣服。當然,義潔萍沒有忘記爺爺奶奶,也給他們帶了幾套新衣服。

圖為:龍席、龍平看書 

    進門后,奶奶帶義潔萍他們參觀了一圈屋子。廚房被灶火熏得黑不溜秋,房間里除去陳舊的木床外,還有許多雜亂的物品隨意擺放著,光線似乎都難以透射進來,如果不是看到有床的話,還以為置身于雜物間中??帐幍拇髲d墻上貼了很多獎狀,還有一些畫,仿佛在證明著這里有鮮活的小生命在成長。

 

圖為:墻上的獎狀

    原來這房子是孩子父親在世時建的。孩子父親生前挺能干的,是他們當地第一個買摩托車的人,但也是因為騎摩托車而車禍去世。家里的頂梁柱一下子就沒有了,才蓋好的房子還沒來得及粉刷,也來不及添置新家具……

 

    看到龍席龍平倆孩子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,身邊只有跨入古稀之年的爺爺奶奶,想起他們平時常吃的菜也就是自產的豆豉、豆腐渣和青菜,極少葷菜,而這次奶奶卻為他們殺雞買肉,做了極為豐盛的一頓。義潔萍心里過意不去,不由得更加心疼這倆孩子。

 

    來見他們之前,義潔萍就把所有行程安排好了,想著帶孩子們到貴陽的旅游景點玩一下,并托當地同事給孩子買好了來回機票,孩子的接送人員亦全部安排妥當,就是希望他們能夠看看外面的世界,增長見識,同時增強他們之間的感情,也讓他們感受更多愛與溫暖。但沒想到吃完午飯后,龍平一直以來的肚子疼又開始發作了,奶奶很不放心,不讓他跟著去。義潔萍想先帶他去醫院看一下再說,但是奶奶也說不要。

 

    這時,義潔萍才醒悟過來。原來,奶奶不是不放心,而是不信任。“因為我們才第一次來,就非要把她的孫子孫女帶出去玩,生怕我們把她的孫子帶跑了。”其實,義潔萍早有察覺。在安排行程的時候,需要奶奶提供證件才能給孩子購買機票,當時奶奶就不肯,后來還是龍校長多次跟她溝通解釋,她才拿出來。沒想到,機票買好了,人也來到家里了,孩子卻帶不出去了。

 

    就為這事,龍校長在現場給奶奶解釋了半天,證明義潔萍他們不是壞人,是個好人,還有花樣盛年慈善基金會開具的身份證明,證明她是孩子們的資助人,以及民政局和他校長本人都可以作證。

 

    “那你帶他們出去,不會有什么問題吧?”奶奶還是透露出不放心的神情和語氣。

 

    “要不就帶龍席去?”義潔萍想著機票都已經買好了,時間和機會都很難得,她理解奶奶的擔心,既然帶龍平不放心,那就帶龍席一個人去好了。

 

    “那不行,弟弟不去,那我也不去。”盡管倆孩子年齡不大,義潔萍卻從龍席的回答中深深感受到他們的姐弟情深——姐姐對弟弟的那種愛,倆孩子相依為命的那種感情,讓義潔萍心里好生感動。

 

    奶奶不由得感傷,“龍平身體也不怎么好,如果我們兩個老人走了怎么辦?”

 

    “您放心啦,您們有什么情況,我們會把他倆撫養長大的。”義潔萍的先生說。

 

    “我上了班,賺了錢,我來供他倆。”兒子的這一句話,也讓義潔萍深為感動——一種愛的傳承在兒子的心里萌芽了!

 

    最后,盡管倆孩子都沒有去成,但經過這一次的見面、這一天的相處,他們相互認識了,也相互建立起一定的信任了,奶奶也算是吃了一顆定心丸。“人和人見面之后相互產生的那種感情,和對你的那種觸動,絕對會高過你千百次電話里的噓寒問暖。只有見面了,才會聊到彼此的心坎。”義潔萍深有感觸地說道。

圖為:義潔萍(左)和龍席(右) 

    天漸漸黑了,他們要走了。離開的時候,義潔萍的先生給奶奶留下了2000元,讓奶奶趕緊把孩子的病看好。

 

    “你們要自己照顧好自己,尤其是龍席,照顧好爺爺奶奶跟弟弟;龍平,你是男孩子,也要照顧好姐姐,知道么?”

 

    “啥時候再過來看我們?”

 

    “有時間就過來看……”龍席龍平把他們送到路口,一想到見一次面很不容易,義潔萍心里一酸,眼淚又出來了。這次一分別,下次再見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。

 

    如今,一晃三年又過去了,都沒法抽出時間去見上一面。龍席今年就小學畢業了,是一個很重要的節點,“我想爭取明年安排好時間,和兒子再一起去看看他們。”

<

上一篇 / 下一篇  ,[關閉]    [打印]
發展歷程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粵ICP備17130955號
主辦:深圳市花樣盛年慈善基金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深圳市花樣盛年慈善基金會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
Copyright ◎ 2013 hyshengnian.org,Shenzhen Press Group.All Rights Reserved.
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_性直播视频在线观看